站内搜索  
高成文苑  
律师杂记
律师论文
学术研究
高成文苑热点排行  
抚恤金与丧葬费分别都是遗产吗
法庭是律师最好的直销场所
面临断层威胁,我们能对年轻律师做些
细节决定律师成败
大牌律师距离我们有多远?
当爱已成往事,如何面对离婚
“狼来了” 如何应对——谈企业应对
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刑事办案程序
“女性比男性早五年退休”违宪?
律师论文  
当潮水退去时会发现是谁在裸泳
河南高成律师事务所  作者:  点击量:3762  发布时间:2009-1-8 21:28:05

———有感于麦道夫证券欺诈案

   尽管进入了2009年,然而金融风暴的多米诺骨牌似乎无坚不摧。2008年末爆出的美国华尔街传奇人物、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前董事会主席麦道夫证券欺诈案,受害者不断增多,涉案金额也触目惊心。日前美国国会对此案进行了首次听证,检方亦提出取消麦道夫保释资格。是谁主导了这场悲剧?麦道夫这位华尔街史上“最大的诈骗嫌疑犯”,是如何赢得苛刻的专业投资者的青睐和信任的?更是如何逃避以审慎细密著称的金融监管的?

  罗培新

  华尔街有一句名言,“资本市场的本性,就是让尽可能多的人尽可能地感到尴尬”。几乎没有人会料到,一个拥有近半个世纪“白璧无瑕式”从业记录的投资专家,一种最为简单的骗术(用稳定而高额的回报引诱投资者,同时用后来投资者的资金偿付前期投资者),一大批智商极高且拥有丰富投资经验的受害者,共同演绎了一场华尔街浮华、狡诈、贪婪与无知的多维度大戏。
  金融风暴的多米诺骨牌似乎无坚不摧。近日,美国华尔街传奇人物、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公司前董事会主席伯纳德·麦道夫因涉嫌证券欺诈遭警方逮捕,其给投资者带来的损失约为500亿美元。受害者的名单中,除了大批的富人之外,更有经验老到的英国汇丰银行。此外,苏格兰皇家银行、法国最大银行巴黎银行、西班牙最大银行西班牙国际银行、日本野村证券等大型知名国际金融机构均承认在麦道夫欺诈案中蒙受巨大损失,随着事件的发展,这一受害人名单还可以开列得很长很长……
  令人关注的是,麦道夫是在儿子的追问之下才被迫承认,多年来自己炮制的是一个巨型金字塔层式的“庞氏骗局”;儿子此后“大义灭亲”,告发了麦道夫;在美国FBI面前,麦道夫称自己已经破产,坐牢势不可免。

  金融蒙昧主义与关系资本

  1916年至1939年任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路易斯·布兰代斯,在担任法官之前,多年来为投资者利益奔走呼号,这种真切体验使其在传世之作《别人的钱》中,写下了“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灯光是最好的警察”这一经典名句。
  很具讽刺意味的是,从表面上看,麦道夫似乎未谙“披露”之理财要义:在打理“别人的钱”时,反而极力营造神秘氛围,大搞金融蒙昧主义。单凭此点,麦道夫设局本身就值得怀疑。
  联邦调查局的起诉书显示,麦道夫公司的资产管理部门和交易部门分别在不同楼层办公,麦道夫对公司财务状况一直秘而不宣,而投资顾问业务的所有账目、文件都被麦道夫“锁在保险箱里”。成为麦道夫的客户,相当于加入一个门槛很高的俱乐部,光有钱没人介绍也不得其门而入。
  麦道夫的客户包括富豪、对冲基金、大型机构投资者甚至欧洲的一些银行。由于麦氏曾先后为350只纳斯达克股份公司提供服务,包括苹果、eBay和戴尔计算机等,累积了一些人脉和关系资本。而前期客户的信誉,也构成了后期客户的隐性担保。这种关系资本的存在,反过来大大强化了金融蒙昧主义。在很多老练的投资高手看来,向麦道夫的公司投资,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会损失金钱,而只是可能会存在一些机会成本的损失。
  直到近期由于无法承受70亿美元的资金赎回压力,麦道夫才在12月10日向两个儿子、也是其公司高管坦白其实自己“一无所有”,一切“只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而值得玩味的是,美国1933年《证券法》和1934年《证券交易法》确立并日臻完善、成为英美等成熟市场国家证券法律的核心与基石的信息披露法律制度,是世界各国证券市场通行无碍的“金字招牌”,各国无不将其奉为证券市场的圭臬而备加推崇。在披露之重要性深入人心的美国,投资者缘何还会在麦氏的金融蒙昧主义中迷失了双眼?

  “贪婪+迷信=无知”

  按照美国的法律,即使是因为私募而无须向社会公众披露公司财务等诸多信息,但麦道夫负责的基金仍必须向客户个别地报送公司的财务状况。很显然,为了掩盖一个谎言,麦道夫必须编造出更多的谎言。理性的投资者或许稍加分析,便不难发现其中的破绽。然而,对于投资回报无止境的贪婪和对麦氏的迷信,铸就了“理性的无知”(rationalapathy)之幕。
  麦氏打理的伯纳德·麦道夫投资基金公司,从1996年至今144个月份中,仅有5个月份出现负投资回报率,每月平均能带来1%的持续回报。2008年以来市场如此低迷,麦氏基金公司居然还可以获得超过11%的投资回报率。的确,从表面上看,这家以安全投资和稳定回报著称的基金公司,恐怕没有哪个银行会将其拒之门外。
  除了提供高额的回报外,麦道夫在犹太人的慈善业中也积累了好名声。他曾向博物馆捐赠600万美元,还和妻子成立慈善基金会,捐助医院和剧场,以慈善的名义组织各种聚会。
  品行和操守如此高洁,投资者势难将麦氏与“拆东墙补西墙”的证券欺诈案犯划上等号。而正是利用了投资者对他的迷信和盲从,麦氏大力发展棒球、高尔夫和海滨俱乐部服务,获得了巨额资金。仅在明尼苏达州霍普金斯市山顶高尔夫球俱乐部和橡树岭俱乐部,麦道夫的公司就募得资金1亿多美元。

  “酒是好的,但华尔街喝醉了”

  华尔街接二连三的丑闻,无不昭示着美国证券监管的严重失范。事实上,即使以普通投资者的视角观之,麦道夫的骗局也并非毫无破绽。在近20年的时间里,无论是熊市还是牛市,麦道夫管理的投资基金,就如同上紧了的发条一般,始终保持每月约1%的增长幅度,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另外,麦氏欺诈案中,公司帐册的审计安排也是一个明显的“漏招”。根据美国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的记录,截至2008年11月17日,麦道夫公司管理的资产有171亿美元,但它却长年聘用一家与其业务规模毫不匹配的会计师事务所。据调查,这家位于纽约的会计师事务所在一间只有20多平米的办公室办公,总共三名员工。而且,年复一年的造假,受害者遍布全球,麦氏的背后,势必有一个由会计师、证券经纪人、律师等组成的庞大造假团队。
  然而,面对破绽如此明显、造假面如此之广的骗局,美国SEC(证券交易委员会)却始终未能及时出手。这对于以监管严苛著称的美国,无异于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今天,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在麦道夫公司的网站上,还能看到这样的声明:“客户们知道,伯纳德·麦道夫本人追求完美无瑕的从业记录,致力于公平交易,并保有高尚的道德标准,这些一直以来都是本公司的标志。”
  或许,麦氏对于良好的道德和职业操守,也曾经孜孜以求,然而,贪婪和狡诈使其双眼的清澈之光,逐渐丧失殆尽。正如美国总统布什所说:“酒是好的,但华尔街喝醉了”。而喝醉的不仅是市场人士,监管层一度也曾经迷失了方向。
  (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字体: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